首页 > 互联网运营 >新闻内容

租客网变革租赁生态,为租客“减压”

2020年09月03日 11:20

据相关数据分析,现阶段在我国大约有1.6亿人租房子定居,占城镇居住人口的21%。这之中以新就业的在校大学生和外地人流动人口为关键人群。从长期性要求看来,在我国房客人群偏低龄化。

大家都知道,“巨额保证金”、“巨额介绍费”,“带看费”等各种各样花费,一直是压迫在许多房客身上的大石头,可绝大多数楼盘都把握在房产中介公司手上,不通过中介公司租房子非常难寻找适合的房屋,即便租用体验感较弱,花费也较高,许多房客依然会根据第三方中介公司来开展租用。

传统式租房买卖中,服务项目长期性缺少,也慢慢暴露出服务水平差、诈骗、二次收费、信息内容虚报等难题,传统式中介公司服务平台在服务项目参加全过程中确保不足。这种难题很容易刺激顾客寻找新的租房感受。在难题与要求双向驱使下,怎样打造出令人满意的租房感受十分重要。

而租客网更是由于看到了这种困扰,因此 即刻采取一定的有效措施,处理众多房客在租房子全过程中遭遇的难题。租客网争取在租用上打造出完美消費感受的服务平台,在处理销售市场“虚假信息”等困扰的基本上,明确提出了“单侧收费标准”。

说白了的租客网“单侧收费标准”便是房主与房客达到买卖后,租客网服务平台只扣除房主单方的花费,不扣除房客一切花费,从看楼到搬入,除去房租以外,房客不用付款一切花费!

作为中国第一个在房产租赁中明确提出“单侧收费标准”定义的服务平台,租客网毫无疑问是为一部分“二次收费”的中介公司及服务平台作出了榜样。

无论是房产中介还是租赁平台,全是当做房主与房客中间的信息内容联接者,根据信息内容配对达到买卖后,从彼此得到一部分花费,也就是大伙儿常说的“介绍费”。而租客网这一胆大的试验,针对全体人员房客而言也是一个缓解租房子压力的好机会!

从巨额介绍费及多种花费,到租客网“单侧收费标准”,租客网已经转型成全部租用绿色生态,其关键是确保房客有着全步骤高质量的租房子感受。

要想完成精确配对,只靠中介公司的能量难以达到,务必借助网络平台的互联网大数据体制。而作为互联网技术房客唯一纯正平台网站的租客网,在“单侧收费标准”、“信用体系”、“房客安全性”等有关服务平台作用的支撑点下,看起来更具有优点!

能够预料的是,在租用制造行业有着最普遍受众人群的租客网终将变成我国IT行业的新独角兽,为全部房客送去更方便快捷、性价比高的租用感受!


相关推荐

租客惠,满足当下年轻人的喜好与追求,让生活更简单!

作为社会主力的年轻一代,年轻人他们的消费观念、偏好与方式正越来越多地影响着消费升级的走向与趋势。从消费诉求上来看,年轻消费者非常注重消费体验感受,效率、自由、科技感是他们最希望得到的体验。从消费品类分布上来看,休闲娱乐、生活服务等成为了新生代消费者的主要消费去向。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,中产阶级和年轻一代成为了当仁不让的消费主力。年轻人没有家庭压力,宁愿花大部分收入去享受,也不愿意“背负房贷”,承受巨大压力。对于年轻人来说,租房过更能享受到生活的美好,能用有限的资金,过上更好的生活,是他们一直不懈追求的。除了购物消费,在住房租赁方面,年轻租户也从单一的环境需求,升级到对效率、服务质量、等方面的需求,因此,租客网等高品质租赁平台也应运而生,品质租房成为租房人群的新诉求。而据笔者了解,租客网在不断提升租赁品质的同时,还开展了“租客惠”项目,致力于为所有年轻租客带去更好的体验感以及实惠。“租客惠”是租客网为所有租客带去实惠的项目,不论你是吃喝玩乐,选择了租客惠,到处都可以享受到实惠!满足年轻人的所有消费需求!租客网的所有会员可以享受到优惠商家的推送,以及付款时的“优惠买单”,使用便捷,无需提前购券,也没有指定消费,会员在付款时可直接享受到租客惠的优惠折扣,而且没有次数的限制哦!年轻的一代,正在用自己的消费习惯与观念构建自己精神领域,而租客网也一直在丰富自身,为所有租客更多的便捷与福利。加入“租客惠”,到处都实惠

2020年07月13日 11:22

数字油画的油彩干了怎么办?

可以滴几滴加温开水进去并搅拌一下,隔天使用,不会影响画百面。这是一般情况下的处理办法。但是如果颜料特别干,干的就像胶一样的,那就只好扔掉了。因为油画颜料的“粘结剂”是亚芝麻油,这是一种干性度油,干了以后就不能化开了。虽然兴许能用化学溶剂化开,但化开了也是颗粒。要按照制作油画颜料的要领,重新研磨、新增适量的亚芝麻油,那时候不但出来的颜料色彩不纯,费好大工夫,成本也要高问于买新的。

2020年04月27日 11:48

蛋壳公寓疯狂扩张难掩巨额亏损 融资成“瘾”暴露造血短板

没有实力的疯狂,最为致命。对蛋壳公寓(DNK.N)而言,眼看它起高楼,眼看它历波折。作为今年1月份强势登陆纽交所的长租公寓新宠,蛋壳公寓上市后的路途并未变得更加顺畅。除疫情之外,解约风波、租户投诉、瑞幸财务造假等事件纷纷扰动,不断冲破蛋壳公寓上市后的美好幻想。首份业绩公告不尽人意三年累积亏损超50亿元对蛋壳公寓来说,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并不出色。3月25日,蛋壳公寓发布上市后的首份业绩公告。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蛋壳公寓运营的公寓数量达43.83万间,同比增长85.4%。其中,北京、上海和深圳的公寓数量约22.4万间,同比增长46.6%;其他城市的公寓数量近21.5万间,同比增长156.1%。由于业务扩张,蛋壳公寓2019年全年收入71.29亿元,同比增长166.5%。在蛋壳公寓的全年收入中,有九成来自租金收入,达64亿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2019年蛋壳公寓的租金成本由2018年的21.71亿元大增194.74%至63.99亿元,在整体营运开支中占62.3%。此外,加上折旧摊销、销售和营销费用、其他业务支出等费用,蛋壳公寓在2019年的营业成本达到102.76亿元,比2018年的38.93亿元大增163.96%。由于持续的营业成本高于营业收入,蛋壳公寓已经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状态。数据显示,2019年蛋壳公寓净亏损34.37亿元,净利润率为-48.2%;调整后的EBITDA(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)为-19.22亿元,亏损率收窄3.5个百分点。据招股书显示,2017年-2018年,蛋壳公寓净亏损分别为2.72亿元和13.7亿元。加上2019年度34.37亿元的净亏损,蛋壳公寓在过去三年累计亏损已突破50亿达到50.79亿元,且亏损态势连年走高。来源:招股书、年报现金流方面,蛋壳公寓自披露数据以来,经营性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。据悉,蛋壳公寓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达-19.11亿元,远高于2017年的-1.15亿元与2018年的-11.64亿元。来源:招股书、年报资本成激进扩张推手资产负债率增至95.8%与众多行业相比,长租公寓行业堪称“碎钞机”,除了烧钱还是烧钱。蛋壳公寓身处其间,企图依靠融资,扩张版图,并形成规模效应。据蛋壳公寓招股书及公开资料显示,自2015年成立至上市前,蛋壳公寓实现5年7轮融资60多亿元。彼时,资本市场对蛋壳也是极尽支持。2019年3月,蛋壳公寓宣布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,本轮融资后,蛋壳公寓的估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。即便在蛋壳公寓递交招股书之前,依然获得1.9亿美元的D轮融资。凭借资本市场的“青睐”,蛋壳公寓开启了激进扩张,目前其房源增速已经位居行业首位。但蛋壳公寓仿佛吹起了一个巨大的泡沫,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,也夹杂着三年50亿元的巨额亏损,当然还有公司激增的负债以及不断下降的盈利。在负债方面,期内蛋壳公寓的总资产为90.06亿元,同比增长54.48%,负债总额为86.26亿元,同比增长79.11%;资产负债率为95.78%,同比2018年增加了13.16个百分点,居行业高位。来源:招股书、年报在长租公寓市场中,蛋壳公寓扮演着“二房东”的角色,其盈利主要靠租房成本和租金之间的差价。这种盈利模式也注定了蛋壳公寓的痛点,即前期成本投入较大、回款周期较长。不同于房企旗下的长租公寓板块,蛋壳公寓并无其他业务能够反哺长租公寓,只能依靠一次又一次的融资拼命输血。对蛋壳公寓来讲,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,明显下降的是蛋壳公寓的年入住率和租金差价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蛋壳公寓的入住率为76.7%,这一指标在2019年6月末为89%,下滑超过12个百分点;公寓的空置率达到23.3%。同时,蛋壳公寓每间房每月赚取的租金差价由2018年的715元降至584元。鉴于疫情影响,上述形势或将进一步恶化。为此,蛋壳公寓主动调整公寓单元数量,3月底公寓运营数量比2019年12月底要少,此外将减慢采购和翻新公寓的速度。尽管蛋壳公寓主要依靠融资过活,但其融资路并不顺遂。2020年1月17日,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纽交所,按照其预测的发行股数及股价最多可融资1.75亿美元。可惜上市即破发,最终IPO发行规模也减少至960万ADS,以每ADS13.5美元的价格出售,融资额度降低至1.3亿美元。4月2日,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持续发酵。蛋壳公寓作为中概股,受此牵连其股价接连下跌,当天就下跌11.73%;4月6日再跌去23.03%,收盘价报5.85美元/股,相比上市发行价13.50美元,两个月内下跌56.67%。对于求钱若渴的蛋壳公寓,市值不断缩水无疑雪上加霜。融资过度依赖“租金贷”投诉风波连年走高显然,资本市场并不能满足蛋壳公寓的融资需求。支撑蛋壳公寓疯狂扩张的另一资金来源,即是“租金贷”。所谓“租金贷”,是指租客在与蛋壳公寓签订租约之时,通过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同时签订贷款合约,由该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,租客只需要向该金融机构按月还清租房贷款。“消费分期贷款+长租公寓”的模式,被认为是一项多赢的创新。然而,随着行业的野蛮生长,“金融+长租公寓”的模式出现异化,部分长租公寓平台借助租金贷业务疯狂扩张,并形成资金池。目前,蛋壳公寓便是利用租金贷形成的资金池进行扩张。蛋壳公寓的招股书显示,2017年、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,蛋壳公寓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高达9.4亿、21.3亿和31.6亿元,对应的租金贷比例为91.3%、75.8%和67.9%,其租金预付款在租金收入中的占比为90%、88%、80%。虽然租金贷收入占比有所下降,但远高于《关于整顿和规范住宅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》中的相关规定。该规定要求,住宅租赁公司要确保到2022年底通过租金融资获得的付款金额不得超过租金收入的30%。关于租金贷的风险特征,百度百科有详细的回答。年报显示,蛋壳公寓2019年利息支出金额为3.52亿元。其中,与租金贷有关的利息支出为2.41亿,占比高达68.47%。来源:百度百科由于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待解,导致蛋壳公寓的扩张主要以输血为主。可以肯定的是,无论何种形式的输血均难以为继,蛋壳公寓亟需优化商业模式,提高自身的造血能力。此外,在疫情期间,蛋壳公寓在国内的业务受到严重冲击,又陷入了“两头拿”、发“国难财”的舆论风波之中。据第三方数据显示,近两年蛋壳公寓收到的投诉连年走高。截至目前已经超10000件投诉,远高于同行自如和青客。归根结底,长租公寓需要租客买单,靠服务取胜。而疯狂的扩张也许能给蛋壳公寓带来估值的虚假繁荣,但终究难以扭转亏损,提升服务品质。可以预见,盈利模式不破,蛋壳公寓们势必很难走远。[责任编辑:于雷PT032]

2020年04月21日 02:32